阅读新闻

国剧新观察丨这是一个阴差阳错的春天

发布日期:2022-05-27 08:1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随后的新闻显示,这项许可证制度不仅适用于网剧,也适用于网络电影、网络动画片和网络微短剧。一句话,参照电视剧的发行许可证制度和电影的龙标制度,但凡经过总局审看的网生内容,也全部纳入许可证制度的管理了。

  实际上,这只是过去一年来剧集行业变化的一个小小的外化表现。用官方的话说,“供给侧改革”一直在进行。视频网站注重的是“降本增效”,管理部门强调的是“提质减量”。

  第一组:2021年,全年共有194部6277集电视剧获得发行许可证,部均集数从37集减少到35集,现实题材144部4777集,占比达到74.20%和71.10%,现实主义创作明显加强。

  自总局提倡“短剧”以来,电视剧和网络剧的集数都有明显减少。直播为什么会受欢迎!目前,总台央视和省级卫视播出的新电视剧稳定在了30-40集之间。

  只有少数剧目突破了这个限制,比如说:央视综合频道黄金档播出的《人世间》58集,北京卫视黄金档播出的《山河月明》45集。腾讯申请元宇宙商标被驳回!没办法,这都是奔着史诗剧去的,原本的篇幅都有七八十集。

  网络剧的情况稍复杂些,跟播卫视的台网剧篇幅随电视剧,少数精品短剧的集数为12集,而绝大多数的纯网剧的篇幅在24集左右。比如说,近来最热的两部剧:《风起陇西》24集,《重生之门》26集。

  网剧锁定24集,创作上有较为充分的空间,制作上有较为理想的单集成本,招商上有较大的回旋余地。三者一凑就定了这么个篇幅。

  实际上,没有什么故事是24集讲不好的。如果实在还有话要说,不妨再来上一季。任何时候都不要轻易挑战观众的耐久力。

  第二组:网络剧上线部,现实题材占比继续增大。这两个数的对比有意思,重点网络剧的条件可真是不高:

  一是投资额较大的。投资500万元以上的网络剧、网络动画片,以及投资100万元以上的网络电影、网络微短剧,就跨进了“较大”的门槛。

  二是网络视听节目服务机构招商主推的。基本上自制、定制剧都会得到招商主推,只有少数网络分账剧享有“自生自灭”的待遇。

  三是在网站(客户端)首页首屏、专题版块或专区专栏中推荐播出的。这更是一个火锅奖,几乎来者有份。

  四是优先提供会员观看或以付费方式提供观看服务的。超前点播虽然暂时熄火,但其实仍有变相的玩法。单片付费,则是优质电影的专有收费方式。

  五是网络剧片制作发行主体自愿按照重点网络剧片申报的。比如说警匪剧,如果想上星,那就离不了电视剧司和公安部的审看。如果纯网播,也是地方公安部门和网络司看一眼更加稳妥。

  把两组数字综合起来看,电视剧和网络剧加起来就是剧集行业的全貌。网络剧虽然没发布总集数,就以刚才说的单剧平均24集计,200部就是4800集。加上电视剧的6277集,总和是11077集。保守估计也在1万集以上。

  所以,剧集行业的基本盘从来就没下过1万集,只是分别以电视剧和网络剧两种面目申报和存在了。跟前几年大干快上的形势比,自然是有所回落,但总产能依然可观。

  开年、五四、七一、国庆,2021年至少掀起了四个献礼高潮。《觉醒年代》《山海情》《功勋》是公认的头部作品。《光荣与梦想》《理想照耀中国》《跨过鸭绿江》《大浪淘沙》《大决战》等剧亦有较大的影响力。

  如果不是因为开年以来各地疫情此起彼伏,尤其是上海和北京现在仍陷于抗疫的苦战,剧集的排播应该不是现在的节奏。

  某种程度上说,疫情也拖慢了主题作品创作、生产的进度。不过,正午阳光出品的《县委大院》、爱奇艺出品的《大考》、浙文影业出品的《大运之河》、SMG出品的《战上海》、湖南广电出品的《重中之重》等剧已经开机,献礼剧的阵容还是相当鼎盛。

  如果说在过去几年里,各部门、各地方以饱满的热情上马了各种名目的“献礼剧”,导致这一品类总量供大于求,排播有些打乱仗的话,那今年的主题创作呈现出“重点突出,有序供给”的局面。

  疫情肆虐,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。但也不得不说,对于视频平台和电视台的收看时长来说,“疫情红利”是客观存在的。被圈在家里出不去的人,何以消此漫漫时光?追剧往往是主动和被动之下的第一选择。

  一开春,《人世间》施展了现实主义年代剧的魔力,收视、点击、口碑三线丰收。这几年一直有现实主义驱逐悬浮的趋势,到今年有了集大成之作。

  接下来,是商业剧撒欢的春天。许许多多的悬疑剧乘兴出闸,消解因疫情而生的焦虑。

  《开端》有类型创新之功。反正什么类型剧到了正午阳光手里,最后都是现实主义风格。早年间的《精绝古城》是这样,现在的《开端》还是这样。

  《重生之门》也有类型创新之功。偷盗题材这么个大类,在国剧里基本上是阙如的。告别简单粗暴的刑事案件,描摹巧夺天工的高智犯罪,这部剧打开了新的天地。

  《猎罪图鉴》也是个小爆款。模拟画像师是依托于科学的刑侦辅助行当。科学元素煞有介事,再辅以热门的社会话题,就达成了男女通吃的效果。

  悬疑罪案剧是龙不用盘着了,是虎不用卧着了,给点阳光就灿烂。不过目前冒头的基本都是以巧破千斤的剧目。真正黄钟大吕的、和大案要案正面刚的作品,还在路上。

  历史剧和泛历史剧各出了一位选手。《山河月明》是传统历史剧,虽然已经删得语不成句,戏剧的完整性受到伤害,史观表达和表演华章还在。

  陈宝国扮演的朱元璋的戏分较为完整。他向臣下悍然喊出了“我大明朝与百姓共天下,不与士大夫共天下”,被李善长指着鼻子痛斥:独夫!这是不是朱元璋的本意不好说,但肯定是编剧董哲的历史表达。

  他对内在马皇后跟前做低伏小,闻“朱重八”的狮吼而丧胆,动不动就被揪着耳朵认错。这是不是朱元璋的家事日常也不好说,但肯定是主创人员向现代夫妻相处模式靠拢。

  《风起陇西》是泛历史剧,美术、摄影、动作、造型耳目一新,所谓电影化的影像。叙事上成功了一半,反转确能增加悬念,反转太多消解人格。

  陈恭为什么不如荀诩更让人有代入感,他绕来绕去让人看不清本心了。冯膺下了一盘很大的棋,就要向死而生了,可是他被剥夺了最后时刻自我牺牲的权利,这个人也就变得面目模糊了。

  最后就是偶像剧了。这个类型有固定的观看群体,看帅哥,看美女,看服化,看CP,货物供应充足,花色品种俱全,应该没什么不满足的了。什么,耽改?这个真没有。

  近半年,央视和卫视又播了不少老剧,为清库存做出贡献。也播了不少新剧,除了《人世间》还有《对手》《雪中悍刀行》《小敏家》进入了爆款行列。短时间内,央视对卫视的优势不可撼动。

  今年以来,四大长视频平台“卷”势不减。爱奇艺排播稳健,是一季度的最大赢家。进入四五月份,优酷发力抢占市场。腾讯在“降本增效”中调整步伐,贡献了几个小爆款。芒果TV则与湖南卫视深度融合,踏上了“逆风双打”的征程。

  最后,辨析几个名词。目前来看,网络剧和电视剧互相不可取代,它们不得不共用“剧集”的统称。

  而当国产剧集要和国外剧集相提并论的时候,我们还会用到“国剧”这个概念。“国剧”和“剧集”相比,前者更具高大上气质,会在某些特定的语境下使用。

  涉及到港剧和台剧的时候,也会用到“华语剧”的概念。这完全是从电影领域搬过来的,算是约定俗成。

  还有就是“现实题材”和“现实主义”互不统属,各有内涵,偏偏有人混为一谈名之为“现实主义题材”。如果你不觉得有问题,请看广电总局的正式文件或者人民日报的署名文章,如果出现一处“现实主义题材”,算我输。